但一说起资历

2020-05-01 11:48

周周都要演,还想拍电影

“我们就是在卖海鸭蛋的时候接到《笑傲江湖》节目组电话的,你知道我们跟导演在哪见面的吗?是在年货市场,我们当时也在卖海鸭蛋。”马国富说着说着自己都大笑起来,他们总是喜欢拿自己有些辛苦的经历来调侃,越是辛酸的事说起来越风轻云淡。“我们不仅卖海鸭蛋,有时候还卖卖酒,或者给人看看风水……学曲艺表演不会饿死,但专注做笑文化却很难,要会创作,又要会表演,还要会经营,可惜我不是富二代,只是个穷教书匠,没资本去做。”

他们真是“卖海鸭蛋的”

从上到下依次为周礼益、张宝丹、翩翩,他们都有一个喜剧梦。

《黄河大合唱》就是这种中国风的代表。冯小刚认为这个节目很大胆,颠覆了严肃经典,却又保持了爱国心——爱国主义与时代精神的结合,是这个作品的深意。马国富透露,《笑傲江湖》的下一轮,他们可能会继续走这个路线,推出一个与“学雷锋”相关的节目,探讨这个主题在当代的变异。

搞笑未必说南普,追求时尚中国风

他们的目标是“50个段子”

斗逗乐的计划是:每周六做一个专场演出,实现“周周演”,门票不会卖得很贵,他们希望能吸引南宁人体验除了烧烤劈酒唱k之外,另一种既本土又时尚还健康,最重要是“减压、开心”的夜生活方式。另一个大项目,是要拍喜剧微电影,“有点类似《屌丝男士》那种,每集短短几分钟,制作成本也不会很高。”他们说,这些片段式的演出和拍摄都不是他们的终极目标,未来,他们希望能拍真正的喜剧剧集和大电影。

“这些演员大多是名校挑剩下的,成绩并不优秀,但我们能够发现他们身上的闪光点,激发他们的潜力,并且给他们很多很多的信心。”马国富说,就比如他们的男主角周礼益(艺名周周),真是个典型的喜剧演员,自己从来不笑,可是每句话说出来都很好笑,冯小刚特别欣赏他,还说他“长得像宋江”……就这位仁兄,上学的时候在马国富的指点下,找到喜剧表演的窍门,迅速发光发热,不管演个什么都能让人从头笑到尾。

在三楼相声教室的墙上,挂着斗逗乐拍的第一张集体宣传海报。女主角张宝丹看着这张海报,回忆涌上心头,感觉五味杂陈。“我记得那次在新会书院演出,就拍了这第一张海报。我们去贴海报的时候非常激动,但一下子却被个路人严重打击。他好奇地跑过来看演出预告,结果来一句:又不是明星,切!这句话让我很难受,但也激励了我去努力。现在我们已经有很多粉丝,我走在路上还会被认出,这让我很欣慰。”

《黄河大合唱》这个作品在上《笑傲江湖》之前,其实已经在广西综艺频道播出过,而这两年他们没少在广西本地的电视节目里露面。谈到跟杨建伟、高佬等本土其他笑星的节目有何不同,马国富说,斗逗乐走的是“新潮、时尚、健康、激情”路线,不大刻意突出方言搞笑,而是追求一种独特的中国风。

10年前,马国富赴京拜师求学,从常派相声传人常贵升先生那里学来一身本事,2006年回到广西,在广西演艺职业学院任教,斗逗乐的起点就在那时,到2009年正式成立工作室,再到现在让全国观众看到,经历了整整8年。记者前天采访时见到的几位演员,看上去都很年轻,但一说起资历,有的已是在这个团队奋斗了七八年的元老。

在节目中,斗逗乐众演员自曝平时演出的门票收入并不丰厚,得靠卖海鸭蛋维持开支。这种桥段出现在真人秀节目里,总会有“编故事”之嫌。记者现场求证,他们当即拎出两箱蛋来,并且很职业地开始推销:“我们好几个演员都是合浦人,海鸭蛋是厂家直送,绝对保真,你看毛还在上面呢!”亲,我们刚才不是在谈艺术吗……

就连见“笑傲”导演,都是在年货市场

大篷车上磨演技,再接商演无压力

南宁菠萝岭,一栋陈旧的小楼,十平米的小厅用于排练,楼上还有一间小教室,用来教人怎么逗你玩儿,“斗逗乐艺术馆”就在这里。记者来到时,馆长马国富和他的小伙伴们正在排练第二天就要演出的小品,热火朝天,笑点密集,都分不清哪些是情节哪些是笑场了。昨晚东方卫视播出的喜剧真人秀《笑傲江湖》里有斗逗乐的精彩演出,冯小刚、宋丹丹等喜剧大咖给他们点赞,这个民间社团好像一下子高大上了。不过回到南宁,他们也回到了自己的节奏上,边卖海鸭蛋边接演出活儿,以最实际的方式坚持着远大的喜剧梦。他们最清楚,在压力山大的生活中,“把一个人逗哭很容易,逗笑却很难”。

他们说要“感谢生活报”

其他演员也跟马国富一样,单靠演出难以维系生计,都得多方兼职,周周说自己“已经去搬砖卖苦力了”,也不知是真是假——这是他说话的风格,句句听着都像发自肺腑,可是又充满荒诞色彩,但有一句说得特别感人:“每次我排练得感觉快要死了的时候,想想周星驰在电影里死了都能活过来,我也就坚持下来了。”

在这一场场的战斗中,斗逗乐的小伙伴们以梦想激励着自己,他们期待更大的舞台,绽放全部的光芒。

下一步要干什么?“攒够50个段子,我们就开新闻发布会,现在已经攒到30个了。”马国富说,今年的确是斗逗乐野心勃勃的一年——2011年他们曾经做过一次专场演出,反响不错,只是当时没能力继续做下去,而时隔三年,是时候再发起新一轮冲刺了。

哦,原来这个工作室的名字并不是“逗逗乐”,而是“斗逗乐”,只是一直以来媒体都想当然地写了两个“逗”,渐渐地他们也默认了这个错误。但在创始人马国富心里,“斗逗乐”这个名字始终是不可取代的:“‘斗’是奋斗,‘逗’是逗乐,两个意思不一样,加起来才完整——为笑文化而奋斗。”

“马老师能够把一个人的优点无限放大,这是他的厉害之处。”一个叫翩翩的性感美女说。翩翩的喜剧天赋能被发掘出来绝对不那么容易,因为她看起来太不像这一咖了——无论身形脸蛋还是衣着妆容,她都更像歌舞演员,而事实上她就是学声乐出身,只是热爱喜剧表演,于是放着那么好的外形条件,投身搞笑事业了。

专注搞笑,奋斗不息

“我记得宋丹丹说过,喜剧演员是一场一场磨出来的,我们现在就是在不断磨练自己。”翩翩说,一些很急的商演他们也会接,“虽然我们也担心时间太紧,排不好会砸了自己的牌子,但演出商信任我们也看好我们,我们不得不接。”张宝丹也说,据她了解,目前斗逗乐是南宁各种企事业单位演出喜剧节目的首选团队,甚至被看做“救星”:“我们现在接的多是别人不敢接的急活儿,有时候需要在1小时内写出剧本,1个半小时就排练出来。我们练出了这种应变能力,有时候就算临时有人来不了,都能马上改剧本、换角色。”

记者见到的这批演员,很多都参加过本报社区大篷车的演出活动。从2009年正式成立开始,斗逗乐就跟本报结了缘,后来马国富还成为大篷车的主持人。斗逗乐给我们的读者带来了非常多快乐的时刻,而大篷车也见证了斗逗乐的成长。马国富特别表达对本报的感谢:“大家这几年在大篷车演出中积累了很多经验,得到全面提高,能做到今天在本地笑文化界有举足轻重的地位,生活报对我们的帮助非常大。”

今年是中国电视荧屏的“喜剧元年”,大概是人们活得太苦,都需要精神spa吧。斗逗乐抓住了这个机会,把自己推上一个大舞台,更把广西幽默推向了全国。他们一直相信,广西不是缺少笑文化的土壤,只是缺乏文化自信。

他们其实叫“斗逗乐”

他们的作品是“新潮健康的”

据说参与过斗逗乐培训和演出的有几百人,但核心演员就是这些,天天在一起,且行且珍惜。

他们曾是“挑剩下的”

长得像宋江,开口笑死你